1. 首页
  2. 股票学习

股票公司被告(瑞华所也被告了)

10月26日,5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同时在成都中院开庭,均涉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此之前,成都中院曾受理原告陈权等1036人起诉华泽钴镍、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虚假陈述纠纷案。

上千人排队打官司着实令人吃惊。华泽钴镍系列索赔案代理方之一、北京中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伟10月27日告诉红星新闻,中盛律所一共承担了200多起针对华泽钴镍的索赔案,目前已经开庭150多起(含合并开庭),70多起索赔案一审均已获胜,但还需要等待二审开庭。

根据一审判决,当已经退市的华泽钴镍无力赔付之后,中介机构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华泽钴镍退市,2000多人发起诉讼

因财务造假、信息披露违规,华泽钴镍已于2019年7月9日被勒令退市,退市前股价还创下46个连续跌停的A股纪录。在其退市后,股民索赔案就出现了“爆表”的局面,陆续有2000多名投资者发起诉讼要求赔偿,其中成都中院已受理上千起。作为中介机构的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一并受到牵连。

据成都中院一审判决,华泽钴镍系列索赔案件股民绝大多数都能够胜诉,赔付率也为100%。不过由于华泽钴镍已经从A股退市,实际上不具备赔付能力,因此法院对两家中介机构进行了连带赔偿责任划分。其中,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承担60%,国信证券承担40%。

北京中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伟表示,华泽钴镍这个案子很有典型意义,股民大规模维权且获得法院支持。由于中介机构承担连带责任,大大增强了赔付能力。这对类似案件具有积极影响,只要上市公司造假,股民就可以依法索赔挽回损失。

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其中一起判决书为例,被告华泽钴镍应偿因虚假陈述给原告股民李沙造成的损失12.72万元。

该判决书显示,原告李沙基于对华泽钴镍信息披露的信赖购买其股票。2018年1月23日,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华泽钴镍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违反了证券法相关规定,损害了原告对被告的信赖利益。故华泽钴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对原告的上述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华泽钴镍的中介服务机构,违反诚信勤勉义务,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其他投资者的索赔案件也大同小异。投资者卢玉琳向红星新闻表示,她是后面才参与索赔的,索赔金额20多万元,目前还在排队等候诉讼。之前认为华泽钴镍都退市了,即使法院判决胜诉也担心拿不到钱。后来看到胜诉案例还可以索赔中介机构,于是才有了诉讼的信心。

中介机构承担连带责任

投资者大规模索赔也导致了涉案的中介机构吃不消。据国信证券(002736.SZ)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华泽钴镍部分投资者因证券虚假陈述造成损失的民事赔偿事宜,截至2019年年报,涉及国信证券的诉讼案件合计2,177件,涉案标的额合计5.91亿元。

相比较而言,国信证券的赔偿能力较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赔偿能力较弱。

股票公司被告

图据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官网

据证监会对瑞华所的处罚决定书显示,瑞华所在对华泽钴镍2013年度、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对上述两年年度报告均出具了标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并收取华泽钴镍年度报告审计服务费用130万元。

证监会认为,瑞华所在对华泽钴镍的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证监会依法对其没收业务收入130万元,并处以390万元的罚款。

而在华泽钴镍之后,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又打开了康德新(*ST康得,002450.SZ)的“魔盒”。康得新2019年百亿造假大案震惊市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机构也很快被追责,并于2019年7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红星新闻注意到,从2012年以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一直都是康得新的“御用”审计师。在2015年到2017年康得新的年报中,瑞华所均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

股票公司被告

康得新,图据官网

直到2018年年报,当康得新已经深陷信任危机,外界对其财务造假质疑达到顶峰时,瑞华所才首次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面对康得新时间跨度如此之长、金额如此之大的造假,监管机构认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守门人”难逃其责。

当康得新被大批股民索赔之后,且从公司目前的情况来看,赔偿能力已经存在疑问。那么,瑞华所难逃承担连带责任,由此也将面临投资者的巨额索赔。

瑞华所元气大伤,客户批量流失

据官网介绍,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于2013年4月由原中瑞岳华和原国富浩华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联合成立,是我国第一批被授予A+H股企业审计资格、第一批完成特殊普通合伙转制的民族品牌专业服务机构。

瑞华业务涉及股票发行与上市、公司改制、企业重组、资本运作等领域。作为国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瑞华为包括国家电网、航天科工、东风汽车、国旅集团等40多家大型央企服务,也为中船重工、鞍钢股份、华谊兄弟、海信电器等340家上市公司提供服务。

2016年是瑞华最顶峰的高光时节,彼时排名行业第二位,仅次于普华永道中天。2017年度瑞华业务收入41亿元,拥有9000多名员工,2600名注册会计师,300多名合伙人。但随后就呈不断下滑态势,2018年瑞华为324家上市公司提供审计服务,2019年继续下降到288家。

在一系列事件爆发之后,瑞华所元气大伤,商誉受损,行业地位下降,很多员工也纷纷自寻出路。有成都会计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瑞华四川分所一个负责审计的项目团队,就集体跳槽到了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

在2019年10月召开的瑞华合伙人大会上,有消息称一次性即有190位合伙人提出退伙。伴随合伙人及团队大规模流失,也进一步加剧了客户资源流失。

瑞华所服务的上市公司数量也迅速减少,在被调查之后,很快就有数十家上市公司宣布终止与瑞华的合作,对其进行了切割。上市东港股份在“解聘”瑞华时措辞相当直白,称为了上市公司审计工作的客观性和公允性,不再聘请瑞华。

红星新闻查阅上市公司历史公告发现,2019年宣布不再与瑞华所合作的上市公司有歌尔股份、隆基股份、康强电子、中新药业、启明星辰等几十家。到今年5月31日,瑞华所又减少了6家合作上市公司,分别是:中南传媒、山大华特、嘉澳环保、新华网、华信新材、设研院。

直到今年9月,还有国光连锁、华纺股份等上市公司宣布更换审计机构,不再与瑞华所合作。

上述会计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不再与瑞华事务所合作,更多是避免被瑞华事务所牵连。“因为上市公司爆雷通常只影响一家,会计事务所爆雷却可能会拖累一批合作方。”

事实上,在瑞华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由其担任会计师事务所的多家公司IPO进程也受其拖累,要么显示暂时“中止”,要么就是直接被“终止”审查,部分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也陷入停滞。直到今年8月初,被“中止”审查的部分再融资项目才逐步恢复。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编辑 陈成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股票公司被告

原创文章,作者:吾爱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90521.com/3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