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学习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怎么才能成为资本家)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要成为资本家首先得看你现在有多少资本,也就是钱,如果你有足够的资本,你就可以去创业,去开店,要请工人的那种,然后就可以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价值,五年,十年左右,等剥削的剩余劳动价值足够你去转换成资本,进行扩大再生产,也就是开分店,上市,你就成了资本家,也就是现在说的老板。
以上这段是不是很熟,基本上就是改革开放后创业当老板的人的经历,当资本家其实就是当老板,只是成功的人很少,失败的人很多很多很多,如果你想当资本家,你就去创业吧。

因为知乎年轻人都还没成家呀,因为站在资本家这边,就以为自己能成为资本家呗

都是年轻惹的祸,阅历不足,以为自己是奴隶主,而不是奴隶。

买不起房,被人吸血还不严重而已,等这帮小年轻变成老中年后,看他们还嚣张个屁

女性被歧视,本质上是因为被家庭拖累,因为要生孩子呀,要照顾小孩啊,生小孩给家庭和国家输血,结果到头来还被精神资本家指责创造价值低,呵呵呵呵,敢情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孩子好带呀,家庭付出就是不被认同有价值哩

等到绝大多数人都被压榨,连小孩都不想生养了后,跟日本一样老龄化严重后,看看这帮精神资本家狗腿子还怎样

还有资本之间只会强强联手折磨韭菜,站在韭菜这边创造价值?想多了╮(﹀_﹀)╭

有那个闲情去读读资本论,你会更了解资本怎么运作的,女人生产价值低?那是因为家庭付出从没算到社会价值里,但家庭是社会的组合单元,你看如果女人不生小孩了,不带孩子了,将来没人口了,你看谁更急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知识分子新阶级论被提出来已经很久了。

早在19世纪的时候巴枯宁就认为知识分子是无产者,资产者和小资之外的阶级,譬如画家,在19世纪,画家都只能为上层阶级工作,如果共产和平等了,对画家这个职业反而不利,因为上层阶级的财富减少,会降低对绘画的要求,而19世纪的生产力还没有能达到让一般民众都拥有油画的地步。

随后又有凡勃伦的管理阶级新阶级论,凡勃伦认为管理者的工资高,且支配了被管理者的劳动,所以不应该是无产者,而且是统治阶级。

我曾经批判过“中产阶级”这个虚假的概念,是因为“中产阶级”不是定义在生产关系之上,而“知识分子”,“管理阶级”显然定义在“职业”上,认为“职业”和“生产关系”没有关联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知识分子”和“管理阶级”的概念确实能够反映一定的阶级特色。

在党提出的“建设现代化国家的主要力量”中,知识分子被单独提及了出来,党虽然称知识分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但显然也承认了知识分子的特殊性。

即使我们不承认巴枯宁的老旧理论,也必须承认,在如此复杂的当代社会,仅仅用“无产者”,“资本家”,“小资”三个概念来分析社会矛盾冲突是远远不够的,进一步细分阶级是必须的。

然而虽然我认为阶级需要被细分,但我并不认为“知识分子”是一个很好的细分概念,诚然,我们如果观察无产者的生产关系,就会发现两种无产者,一种是不依赖知识和技能的无产者,比如工厂工人,餐厅服务员,另一种是依赖专业知识的无产者,比如码农,医生,律师,会计。

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不同的经济利益?必须承认有些群体之间的经济利益是矛盾的,但是这个矛盾并非是“有知识”和“没知识”的矛盾,一个工人可以学习知识,成为知识分子,但他学习知识就会一定会损害他工友的利益吗?不可能的,但是我又想不出别的词汇,姑且我们暂时使用“知识分子”这个名词吧。

在这些群体间存在的根本矛盾是所持有技能的“专业度”,比如,富士康组装手机的工人,几个月训练后后完全可以去机械厂当钳工。

但是要将一个会计训练成律师,你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时间,训练一个优秀的医生或是大学教授,你需要十年时间。

因此这注定了“知识分子”与一般工人的经济利益存在冲突,知识分子高度依赖其所在的行业,这使得有时比起捍卫“无产阶级”的权利而言,知识分子更重视捍卫自己行业的利益。

体力工人,服务员这些人喜欢罢工,而会计,律师则不喜欢罢工;医生即使偶尔出现了罢工,要求也和一般工人罢工时要求的涨工资或者减少工作时间不一样。

参考1976年哥伦比亚医生罢工,抗议的是医疗保险涨价,2015年法国医生罢工,抗议的是“第三方承付”,今年印度医生的罢工,抗议的则是环境卫生和安全问题,中国医生闹得最多的,也是医患纠纷。

值得一提的是,护士们的罢工就是清一色的涨工资和降低工作时间了。

对于“知识分子”而言,行业至关重要,有的时候保卫整个行业的利益远远大于向雇主要更高工资,因此医生们的罢工往往是在抗议某项损害全行业的政策,而不是资本主义市场自然形成的阶级压迫。

当然,如我之前所言,用“知识分子”这个名字本身就有误导性,对“行业”的依赖不一定是由“知识”导致的,比如出租车司机,在中国和韩国,近年出租车司机都有罢工抗议打车app。

出租车司机如果是可以随便改变行业的普通工人,那么改行不就可以了?然而事实上不能,因为许多出租车司机为了干这行,投入了大量的钱去买车和许可证,因此,他们也严重依赖整个行业的利益,但他们的这种依赖性,不是“知识”带来的,而是“车”带来的。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另一方面,码农这个职业,尽管具有丰富的知识技能,但是却不一定有行业依赖,因为需要码农的行业实在是太多了,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码农的自由度会更加提升。

20世纪早期“中产阶级”这个概念也具有职业意义,往往指代医生,律师,会计等行业,但到了后期,在资产阶级的话语权下,逐渐沦为了一个资产和消费上的概念,早期的政治经济学者之所以提出如此的概念,也正是意识到了对行业依赖的专业无产者和不依赖行业的自由无产者之间有巨大的不同。

那么我们回到问题上来,为什么知乎上有那么多精神资本家?

如果在一片工厂区,组装厂的工资涨了,会导致机械厂的工资也会涨,因为机械工人可以很轻松的变成组装工人,这导致机械厂的老板不得不涨工资留住工人,因此作为“工人阶级”的利益远大于作为“xx业从业者”的利益,同样的,餐馆服务员工资上涨也必将导致商场销售员的工资也涨。

而医生的工资涨了,和工厂工人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因为工厂里的工人又不能瞬间变成医生。反之,工厂工人工资涨了,医生也不会因此涨工资,因为只要医生工资还高于工人,他就绝不会去工厂。

所以知乎为什么有这么多精神资本家?因为对有些人来说,作为“xx业从业者”的身份认同远大于作为“无产阶级”对身份认同,跟着你们闹事,把你们工资闹高,跟我P关系没有,还不如跟着老板把这一行搞肥,然后老板给我肉吃。

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无产者逐渐取得股份,资本主义社会会逐渐消失,产生一个行业间互相斗争的社会,彼时行业将成为划分阶级的重要依据。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 一个无产阶级的屁股歪到天上的成因是很复杂的。

主要的成因在四个方面: 1、成长经历和原生家庭的影响。 2、获取精神认同感 3、错误的自身定位 4、无产阶级本身的复杂性 一、成长经历和原生家庭的影响 这类情况常见于相对富裕稳定的中产阶层。(资产阶级不算在内,人家的孩子不算精资,是真资) 因为人的第一个老师,是父母。在人的价值观形成过程中,孩子往往会不加思考的接受父母的价值规则。并以此作为自己日后三观建设的基础。而这类家庭的收入途径十分依赖资本主义分配规则。

因此这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认同会在其成长过程中被再三加深。虽然这类家庭的家庭资产在真正的资产阶级面前不值一提,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更倾向于认同资产阶级的游戏规则,他们不愿意相信自己在资本面前也是随意可以被牺牲的消耗品。而纵向对比普通的无产阶级家庭,他们会同时生出优越感和恐惧感,优越感源于自身相对优渥的生活质量,恐惧感源自于阶级跌落。这类人往往容易成长为忠诚的资本舔狗。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然而在经济危机中最容易被收割的也是他们。 (经济危机时的天台大队主力军) 二、获取精神上的认同感 绝大多数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这是人的本能。外在表现为面对工作和生活中的强势方,例如公司、房东、家境优渥的同事等时,他们会怯懦和自卑。并且对对方的无理要求妥协和接受。 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各阶层话语权严重不对称的时代,话语权由资产阶级和公权力把持。公权力自不必说,资产阶级的话语权可是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例如:公司老板晚上开会喊狼性,谁敢喊无产阶级万岁?及时各位看官都知道这非常愚蠢,但员工现阶段还需要这份工资。员工也会跟这违心的喊的。 在社交环境中,大多数人都害怕被孤立,被其他人视为异类,因此为追求其他人的认同,刻意在舆论口径上保持一致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这是虚荣心和求认同心理共同促成的。我曾亲眼见过一个同事和另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同事嘲笑合租这件事,然而我清楚的知道,她自己就在合租。 而许多人在这个过程中迷失了,他/她真的天真的认为:老板说的是对的/大家就是这么过来的/这些都是真的。接着他们转而捍卫这套剥削自己的价值观,相信自己创造了足够的的价值之后,资产阶级会向他敞开怀抱。 三、错误的自身定位 这类情况常见于自认属于“中产阶级”的人身上。其个人和家庭资产实际上只是优于普通劳动者,但远远但不到资产阶级的水平,可能个别的摸到点儿边?但这类人往往坚定的认为资本家和资本主义是对的。

因为他们自己的收入、待遇和生活质量实际上都极端依赖资本主义的分配模式。他也十分笃定的认为,自己可以沿着这个模式继续向前爬,走到更高的剥削位上去。 这类人通常会在经济危机中成为大资产收割的对象。当大资产通过操纵市场等手段轻松的将他们数十年的积蓄、股票、债权、房产等掠夺一空时,这些人就很热衷于寻找天台了。 四、无产阶级本身的复杂性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要知道,没有哪个阶级是铁板一块的。任何阶级基本上都是由10-100人不等的小团体构成。每个小团体则基本由具备相同诉求的个人组成。任何一个社会的无产阶级基本上都是由这些或松散或严密的小团体构成的。其中的小团体会在更大的利益层面上联合或对抗。

因此无产阶级本身的诉求往往难以统一。而且随着受教育水平的提高,无产阶级本身的分化也在加深。 在如此天文数字的无产阶级中,有少数人蠢到真的相信资本主义对身为无产阶级的他们是有利的,这并不奇怪。 这类人往往受教育程度比较低,原生家庭和成长环境对人并不友好,他们需要上升通道却并不知道该如何获取它。 描述完毕。前面描述的这几类情况,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单独发生,而是多种情况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这也是正常的。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人天生反骨不是吹的,人人皇帝梦。有多少人以为靠努力,靠卖命可以跻身资本家,又有多少人真能实现这个愿望呢?一篇《华为员工诉苦:工作16年,就挣了一套1400万的房》,透出几分遗憾,几分悔恨,几分绝望?拼了十几年命,当皇帝居然只是梦

在资本尚未完成垄断的中国,平民尚有一丝晋升资本集团的机会,要放在欧美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就能更深刻体会什么叫“高管的起点是高管”。没有资本的背景,中层就是终点。

红利期

任何新事物,新制度,只要兴起都是处在红利期,如果一开始就体现出弊端的事物压根就不符合时代,不会开始。但是经久便会逐渐显现弊端。先污染后治理,先发展后还债,先拼命赚钱后花钱治病,先人口红利后老龄化,先土地财政税收吃撑后买不起房造不起人。管这个叫红利期也好,叫透支也好,资本主义在中国正处于红利期。尝过甜头,受到追捧是必然。

还债

按第一次土改算起,到改革开放是40年,再到今天又是40年,两拨福利吃完,资本主义的弊端显现,正是需要下一波红利的时期。然而纵观世界,没有榜样可以抄啊!前面跟着苏联走,后来跟着美国学,现在苏联解体,美国走下坡路,前无古人。

站在历史的潮头,自主创新的难度……有点冷。

按照邓的顶层设计,先富带动什么来着,如果新政成功,超欧赶美不在话下,要是没转好扭了腰,就很难了。经验很少,教训很多,本土资本家独吞红利,勾结国际资本,然后下克上劫持本国经济腐化政党,便会被进入中产陷阱。本国利益会被持续吸取进入国际市场,只不过与人民和国家都没什么关系,完全掌握在财团手中。

另外,资本还会控股媒体,给公知学者提供资金,科研经费,让各种看起来不相关的舌头帮自己说话。

强盗发家之后改行做了地主,规模做大之后进了城一边做生意一边收租。发财立品,强盗改头换面变成良善士绅社会贤达,儿孙们也被教育的彬彬有礼素质出众。儿孙们为自己的企业家老爹自豪,他们并不清楚老爹现在还在做地主,且以前还是强盗。只能看到面慈心善的老爹生意越来越成功。时间过的太久,佃户的后代们记不太清楚自己祖上有什么遭遇,有的甚至搞不清自己在给谁交租。他们只知道城里有位老爷面慈心善并且生意很成功。有些从前的佃户懂事机灵,通过帮老爷跑腿和收租积攒了不少钱,最终也进了城变成了体面人。最后有一天,老爷的子孙,佃户的子孙还有进城佃户的子孙聚在一起交流,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老爷家大业大是因为他心慈面善,想变成他那样就要像他学习,要不然就只能种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一切都过犹不及吧。打工者要争取权益,但要尽量斗而不破。印度劳动法规定雇佣7人以上就要成立工会,所有很多人不愿意将企业做大,遍地小作坊。美国底特律的衰落和工会的强势有直接关系,资本家是逐利的,为了节省成本会去用工更便宜的地方。

中国人其实很能忍耐,越底层越是如此。我曾经在物流工作,那可不是什么996,而是早上4点,晚上下班时间不确定,看工作量,没有加班费,一周无休,一年只有国庆节一天假,过年十天假。

因为伙食太差,经理经常骂人,我们集体向老板反映,最后成功了,经理下课,伙食改善。后来有人提议集体要求老板提高工资,我说工资待遇不满意就跳槽,要求提高工资说不出口啊。其实我知道底层工人技术要求低,缺乏讨价还价的资本,大概率是不成功。后来我离开了那里。

股票投资者如何变成资本家

我在农村承包土地,春天栽秧也要雇人,不忙的时候也会出去打工。日工要在太阳底下工作十个小时,上下班赶路和中午吃饭时间不计在内,才能赚到150元。辛苦吧?我也承认辛苦,但是土地赚的钱有限,大家要相互理解。今年用工紧张,雇人栽秧,一亩200涨到了三四百,土地承包人无利可图之后,就会放弃需要用工多的种植品种,转向容易机械化的玉米。早些年大家都种玉米,没多少打工的机会。现在很多人好种植经济作物,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有些人干包工,一个月能赚一万多,比承包土地的人一年赚的都多,当然辛苦也是肯定的。

雇人干活的时候,我会说好好干啊?大家都是庄稼人,都不容易,要互相理解。

我想起一段综艺节目上的话,一个人会羡慕嫉妒恨比自己生活好一点的人,巴不得别人栽坑里,过得不如自己,所以会恨比自己月薪多几千,存款多几十万的。但对比如马爸爸这样的大户,根本恨不起来,你干看着盼着他摔倒也没有丝毫作用,人家的事业就是如日中天。

这实际上也是仇富转变成仇穷的过程。

本来仇富心理是为了发泄压抑的情绪,和自己差不多的,看人家不爽可以恨ta,实在不行恶心ta,总能获得快感,但比自己高太多的就恨不起来了,因为没有反馈。以至于对待顶级资本家,反而觉得人家说的每句话都是精品,编出些名人语录,和资本家站在一起了。为了发泄情绪,甚至走向仇穷……

原创文章,作者:吾爱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90521.com/535.html